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

0 點擊留言

在1965年1月,珍妮 (Janet) 生下了雙胞胎兄弟布魯斯利馬 (Bruce Reimer) 跟布萊恩利馬 (Brian Reimer)。當時這家人非常開心,誰也沒想到最後這兩個男孩的人生會如此悲慘…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
 

兩個男孩在6個月時開始出現排尿困難的情況,當時醫生說只要割包皮就沒問題,但醫生卻採用非傳統的「燒灼法」(cauterization) 實行手術,導致布魯斯的生殖器產生無法復原的燒傷。醫生也因此沒有幫布萊恩動手術,不過他的包莖問題後來自行復原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
 

當時兩夫妻不知道該怎麼養育布魯斯,直到他們被介紹給約翰曼尼博士 (Dr John Money)。約翰曼尼博士堅信「性別中立理論」,認為孩童的性別認同並非天生,而是後天養育而成。當時陰道的再造手術比陰莖再造手術更有可行性,於是基於以上兩點,曼尼博士說服布魯斯的爸媽將布魯斯的身體改造成女性,改名布蘭達 (Brenda)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
 

他要求「布蘭達」的爸媽不能告訴布蘭達她在出生時是男孩,所以布蘭達一直被當成女孩養育,而這對雙胞胎也成了曼尼博士絕佳的實驗對象,因為同卵雙胞胎的他們基因完全相同,家庭環境也相同,若布蘭達後來真的一名快樂、健康的女性,就完全證明了曼尼博士的觀點,那就是性別其實是教育出來的,而不是先天的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 
在一開始的幾年內,曼尼博士的論點似乎得到印證。珍妮說布蘭達比她的孿生兄弟更愛乾淨,曼尼博士每年造訪這家人一次,他也表示布蘭達有很多女性特質,不過他也記錄到布蘭達有很多「男人婆」(tomboy) 特質。

 

曼尼博士甚至要布蘭達跟布萊恩進行「衝刺動作」,他要布蘭達趴下,讓布萊恩在上方對布蘭達的胯下撞擊,或是要布蘭達張開雙腿讓布萊恩跨坐在上方。或是要他們把褲子/裙子脫掉,進行生殖器檢查,甚至曾拍下他們照做的照片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 
曼尼博士堅信這些兒童時期的「性愛演練」(sexual rehearsal play) 能幫助他們建立「健康的成人性別認同」。

 

在雙胞胎9歲的時候,曼尼博士認為他的實驗很成功,還把他們的案例寫成「約翰/瓊 (John/Joan) 案例」並出版論文。但4年後,邁入青春期的布蘭達卻開始出現自殺傾向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 
珍妮在多年後接受訪問時說:「我看的出來布蘭達當女孩並不快樂。她非常叛逆、非常陽剛,她不想做任何女孩子氣的事情。布蘭達在成長過程中幾乎沒有朋友,所有人都取笑她,叫她山頂洞女。她是個非常非常孤獨的女孩。」

 

最後家人在無奈與無可奈何之下,終於告訴「布蘭達」真相,他其實原本是個男孩!得知真相的布蘭達在數週後就下了決定,他決定要當男孩,並改名為「大衛」(David),這家人跟曼尼博士斷了聯繫,而曼尼博士之後也絕口不提這個大衛的事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 
大衛最後透過注射睪固酮、乳房切除術及陰莖重建手術恢復為男兒身,甚至在1990年與一名叫珍 (Jane Fontaine) 的女性結婚。

 

在1997年大衛受到性學家米爾頓·戴蒙 (Milton Diamond) 的鼓勵分享自己的故事,世人才知道原來當初曼尼博士的實驗根本一點都不成功,也改變了世人對性別認同是先天或後天的看法。

心理學家為證明「性傾向是後天的」就把其中男雙胞胎變成女的,30年後「被變性的男孩就舉槍自盡了」。
 
令人難過的是大衛並沒有獲得平靜。他在童年時就受到太多創傷,長大後跟父母的溝通也有問題,就連他的兄弟也不好過。罹患精神分裂症的布萊恩在2002年因服用過多抗憂鬱劑而死。在2004年時,大衛的妻子表示希望跟他分居,兩天後大衛就對自己舉槍自殺,當時他年僅38歲…

來源:Wikipedia │ Dailymail

後來心理學界也對大衛的故事有很多反省,現在心理學界普遍認為父母沒有權利幫小孩決定他們的性別認同,也不可能允許像曼尼博士當初這樣絕對地掌控大衛跟布萊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