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

0 點擊留言

想站上世界最高峰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?除了過人體能、高額資金,你最後可能還要賠上自己的命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
 

聖母峰的氣溫很低,屍體不會腐敗,多年來許多登山者經過這些遺體身邊也都無能為力。大多數的屍體都散落在「死亡區」,約海拔8000公尺的地方。在聖母峰的登山路線中已知的屍體超過200具,每一具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
 

在極其險峻的生存條件之下,抱著另一個屍體下山等於把自己的命也獻上去。因此後來的登山者給這些曾經的登山好手一一起了代號作為路標,這已是對這些死者唯一的弔唁了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
 

1. George Mallory (死因:跌落導致頭部重創)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他和同伴Andrew Irvine最後一次被目擊是1924年,當時他們正沿著通往山頂的山脊攀登。直到1999年Mallory的遺體才被傳奇登山者Conrad 發現。 

 

2. Francys Astentiev (死因:暴曬、腦水腫)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美國登山女傑法蘭西絲是第一位不靠氧氣瓶就登頂的女性,但她在下山途中,因缺氧虛脫,倒臥在離峰頂244公尺的地方。當時另一對情侶發現了尚未死絕的法蘭西絲,她全身嚴重凍傷,緩緩哀求「我是美國人…不要丟下我。」他們發現法蘭西絲已經幾乎昏迷且全身無力,在這座山上,如果受難者沒有行動力的話根本無法救下山,最後只好忍痛放下她。

 

3. Hannelore Schmatz (死因:暴曬、體力不支) 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1979年,Hannelore是第一個殞命珠峰的女性登山者。她用揹包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半躺著離開人世,遺體被發現時仍保持這個姿勢。

 

4. Tsewang Paljor (死因:暴曬) 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Psewang生前在登山者中頗負盛名。死後,他的遺體被人稱為綠靴子。照片上綠靴子曾經被其他登山者移動過,作為後來人的路標。

 

5. Marko Lihteneker (死因:暴曬/體力不支) 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這名來自斯洛維尼亞的登山者於2005年死於下山途中,他的遺體距離山頂垂直距離只有160米。

 

6. David Sharp (死因:暴曬/體力不支) 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這名英國籍登山者因風寒不得不停止前行,並曾靠在上文提到的綠靴子Tsewang Paljor身邊休息。

 

7. Shriya Shah–Klorfine (死因:體力不支) 。

想要征服聖母峰的挑戰者很多都已經在上面死掉變成路標了,看到每種不同的死法才發現他們有多麼偉大!
 
Shriya在2012年成功登頂,卻不幸死於下山途中,孤獨地長眠在距離山頂300公尺的位置。

 

來看看下面的影片吧。

訂閱我們的Youtube,定時收到最有趣的影片!
 

來源:Vladpryde|Mpora

站上世界第一高峰真的需要很大的代價啊,快把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