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…


0 點擊留言

在言談之中,我們常常笑罵對方是「金魚腦」也就是記憶力短暫,但是當你真的就像金魚一樣只有七秒記憶你會怎麼樣面對人生?又會如何想辦法讓自己記得畢生所愛?79歲的韋爾林 (Clive Wearing) 便面臨了這樣的人生難題,曾經的他是英國古典樂壇首屈一指的指揮家,直到某一日醒來,他記不起兒子名字,才讓他驚覺自己的世界已完全的不一樣。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韋爾林曾是著名的指揮家,甚至曾於倫敦西敏寺帶領合唱團,並且和愛妻德博拉育有三子,1978年身兼作曲家,指揮家,和鋼琴演奏家的韋爾林站在了整個英國古典樂壇的峰頂,但是到了1985年的那場演奏會後,他無論如何都想不起自己兒子的名字,才驚覺他的生活將有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廣告

 

經過檢查後,韋爾林被判定得了相當罕見的失憶症—順行性失憶症(Anterograde Amnesia)有別於一般的逆行性失憶症,這類型的失憶症會忘記剛剛才發生的事件,也因此,韋爾林的日記本都會寫下「我清醒了」、「我完全清醒了」、「我真的清醒了」等字句,而他的妻子則是會在鏡子上留下「刷牙」、「洗臉」等紙條,這些大眾認為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,對韋爾林來說卻是需要時常提醒的「大事件」這樣的生活,便一直持續了三十年。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雖然,韋爾林會忘卻許多事物,但他對妻子德博拉的愛並沒有因為病魔而被澆熄,因為他時常這麼說:「妳好像是我妻子,但我不記得妳的名字了……」但是德博拉卻還是受不了這樣的日子:「韋爾林就像一個陌生人,我則成了一個活的寡婦。」就這樣過了七年德博拉和韋爾林離婚,並將丈夫送往療養院,收拾行李離開英國這個傷心地。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離開英國的德博拉,在美國展開了新的生活,雖然生活中有些邂逅,但是她心裡卻再也容不下任何人,因此她決定再為韋爾林勇敢一次。搬回英國後,起初德博拉住在離韋爾林幾公里遠的地方,像個老朋友尋訪並為他寫下日常生活的紙條,甚至為他解釋7秒後的驚慌。然而,韋爾林雖然不變,但卻會對她說出:「親愛的,我永永遠遠愛你」甚至在日記裡多出了我愛德博拉!」、「我們出去散步了!」等字句,這些小小的轉變讓德博拉確信,韋爾林的心底和她一樣,有一個位置除了德博拉誰也佔不了,因此德博拉決定,為韋爾林再次披上花紗。

名指揮家突患金魚腦「每7秒過去記憶就歸零」唯獨「熱戀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日子這樣的過著,一晃「金魚的記憶」和「韋爾林的日記本」陪伴他們三十年,而他們也依舊幸福的過下去。

 

這跟之前亞當山德勒電影裡的角色一樣呢!

廣告

參考資料:Real Storise

TEEPR轉珠小神手:要是我只剩七秒記憶~一定瘋掉啊~~

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:抄襲 TEEPR 新聞網站請注意,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 TEEPR 編輯撰寫,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。本網站之文字敘述、圖片、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,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。微改標題、圖片、前段,仍然抓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