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…


0 点击留言

在言谈之中,我们常常笑骂对方是「金鱼脑」也就是记忆力短暂,但是当你真的就像金鱼一样只有七秒记忆你会怎么样面对人生?又会如何想办法让自己记得毕生所爱?79岁的韦尔林 (Clive Wearing) 便面临了这样的人生难题,曾经的他是英国古典乐坛首屈一指的指挥家,直到某一日醒来,他记不起儿子名字,才让他惊觉自己的世界已完全的不一样。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韦尔林曾是著名的指挥家,甚至曾于伦敦西敏寺带领合唱团,并且和爱妻德博拉育有三子,1978年身兼作曲家,指挥家,和钢琴演奏家的韦尔林站在了整个英国古典乐坛的峰顶,但是到了1985年的那场演奏会后,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自己儿子的名字,才惊觉他的生活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广告

 

经过检查后,韦尔林被判定得了相当罕见的失忆症—顺行性失忆症(Anterograde Amnesia)有别于一般的逆行性失忆症,这类型的失忆症会忘记刚刚才发生的事件,也因此,韦尔林的日记本都会写下「我清醒了」、「我完全清醒了」、「我真的清醒了」等字句,而他的妻子则是会在镜子上留下「刷牙」、「洗脸」等纸条,这些大众认为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,对韦尔林来说却是需要时常提醒的「大事件」这样的生活,便一直持续了三十年。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虽然,韦尔林会忘却许多事物,但他对妻子德博拉的爱并没有因为病魔而被浇熄,因为他时常这么说:「妳好像是我妻子,但我不记得妳的名字了……」但是德博拉却还是受不了这样的日子:「韦尔林就像一个陌生人,我则成了一个活的寡妇。」就这样过了七年德博拉和韦尔林离婚,并将丈夫送往疗养院,收拾行李离开英国这个伤心地。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离开英国的德博拉,在美国展开了新的生活,虽然生活中有些邂逅,但是她心里却再也容不下任何人,因此她决定再为韦尔林勇敢一次。搬回英国后,起初德博拉住在离韦尔林几公里远的地方,像个老朋友寻访并为他写下日常生活的纸条,甚至为他解释7秒后的惊慌。然而,韦尔林虽然不变,但却会对她说出:「亲爱的,我永永远远爱你」甚至在日记里多出了我爱德博拉!」、「我们出去散步了!」等字句,这些小小的转变让德博拉确信,韦尔林的心底和她一样,有一个位置除了德博拉谁也占不了,因此德博拉决定,为韦尔林再次披上花纱。

名指挥家突患金鱼脑「每7秒过去记忆就归零」唯独「热恋中的妻子」忘不了...

 

日子这样的过著,一晃「金鱼的记忆」和「韦尔林的日记本」陪伴他们三十年,而他们也依旧幸福的过下去。

 

这跟之前亚当山德勒电影里的角色一样呢!

广告

参考资料:Real Storise

TEEPR转珠小神手:要是我只剩七秒记忆~一定疯掉啊~~

TEEPR 亮新闻着作权声明:抄袭 TEEPR 新闻网站请注意,本站所有内容皆由自家 TEEPR 编辑撰写,并非如非法内容农场复制贴上。本网站之文字叙述、图片、影像视听及其他资讯等,非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如侵权将立刻请脸书封锁专页。微改标题、图片、前段,仍然抓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