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

0 點擊留言

許多人看了《CSI犯罪現場》或是相關的影集,對法醫這項職業多少都會充滿了好奇和崇拜,但很少人知道現代的法醫人類學的發展歷史,其實法醫這個職業會發展出來,是因為19世紀中葉美國一起著名謀殺案「哈佛謀殺案」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
 

1849年,哈佛大學的喬治帕克曼 (George Parkman) 博士失蹤了。帕克曼家境富裕,15歲就進入哈佛深造,在當時堪稱是位醫學天才,之後他到蘇格蘭醫學院進修,1812年戰爭後才回到哈佛。為了讓哈佛醫學院從劍橋大學搬遷出來,帕克曼捐出了一些波士頓的土地,在外也有許多人向他借錢,他也因此常常要去追討債款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
 

​帕克曼的其中一位債務人是哈佛大學化學和地質學教授韋伯斯特 (John White Webster) ,他生活奢華,導致講師工資根本無法負荷,甚至賣掉了位於劍橋的房產,1842年他向帕克曼借款400美元,現在大約是台幣1萬多塊,看起來不多,但是在當時的購買力換算下來等同於今天的1萬美元 (~29萬台幣) 。​但韋伯斯特一直拖欠借款,1847年連本帶利已經欠了2432美元,相當於今天的近6萬美元 (~174萬台幣) ,但韋伯斯特還是沒還錢,甚至向另一位朋友借錢還給帕克曼,但同時用已經向帕克曼抵押過的資產再次向其抵押,忍無可忍的帕克曼決定去找他談判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韋伯斯特。
廣告

 

1849年11月23日的午後,有目擊者看見帕克曼到哈佛醫學院找韋伯斯特,不過之後學院傳達室的利特 (Ephraim Littlefield) 發現韋伯斯特的實驗室以及辦公室門緊鎖,門外能聽到裡面傳出水聲,卻沒看見韋伯斯特。隔天帕克曼並沒有回家,家人擔心他因為要債時被綁架或搶劫,和警方經過幾天搜索,但仍然一無所獲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利特。

不過利特注意到韋伯斯特開始行為反常,會對他莫名其妙發脾氣起了疑心又隨後道歉,甚至在感恩節前送他一隻大火雞,完全不向平常的他,於是利特決定自己暗中調查韋伯斯特。他跟蹤韋伯斯特來到解剖實驗室,他偷看到韋伯斯特來回在火爐和燃料櫃之間來回忙碌,不過當利特進去查看時卻發現火爐上的容器是空的。11月29日,利特趁著韋伯斯特不在,帶著工具和妻子到了韋伯斯特在哈佛的住所,一進到廁所就聞到一股惡臭,他們在韋伯斯特的私人浴室的牆壁上挖了一個隧道,最後竟然挖到了一個人的骨盆,還有肢解的大腿和小腿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帕克曼的遺骸就發現於這棟建築物的地下室。

 

利特嚇傻了,他趕緊報警,警方立即逮捕了韋伯斯特,一開始他矢口否認自己殺人,後來才承認的確是自己謀殺了帕克曼。警方隨後在韋伯斯特的實驗室,找到一個巨大的箱子,裡面放著一具無頭、無四肢以及部分已經被燒毀的軀幹,還有一條大腿,帕克曼的妻子也確認屍體就是帕克曼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帕克曼骨架復原圖。

 

​不過當時真正意義上的法醫人類學並不存在,這種分析屍體以確定身份和死亡原因的方式非常缺乏依據,因此哈佛解剖學家韋曼 (Jeffries Wyman) 以及霍姆斯 (Oliver Wendell Holmes) 博士被要求查看屍體。負責尋找並鑑定骨骼的韋曼在1850年3月19日提交檢驗報告,表示死者生前身高為5英尺10英寸 (~178公分) 的確和帕克曼相符,負責調查死因得霍姆斯則發現屍體肋骨之間的一個刀傷是致命關鍵。​另外帕克曼的牙醫Nathan Keep也提供診療紀錄,表示帕克曼2年前曾做過假牙,跟韋伯斯特實驗室的爐子裡發現的假牙吻合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帕克曼的假牙和頜骨。

在法庭上,檢方要求人類解剖學的兩位專家對死者身份、死亡方式以及死因等列出相關證據,這宗1850年的刑事案件是第一個設計法醫人類學、法醫牙科以及法醫文檔分析共同參與的案件,也是現代法醫人類學的最早實踐案例。哈佛大學也因此成為19世紀下半葉法醫人類學發展的先驅。如果不是這起謀殺案,法醫人類學很有可能到現在還是一門應用科學,無法成為一門獨立學科。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帕克曼案法庭審判。
廣告

 

「法醫這個職業的誕生」全因為這起「哈佛謀殺案」!當時兇手的支解手法「因為太不可能」震撼了整個社會
 
法醫人類學之父托馬斯德懷特 (Thomas Dwight)

 

不過當法醫真的是很辛苦的,除了要忍受一般人無法忍受的事,某種程度也背負著位死者洗刷冤屈的使命…

參考資料:微博

廣告

TEEPR只想睡到自然醒編:法醫真的很偉大

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:抄襲 TEEPR 新聞網站請注意,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 TEEPR 編輯撰寫,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。本網站之文字敘述、圖片、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,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。微改標題、圖片、前段,仍然抓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