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冒死透露「在北韓看到什麼」 說出其他脫北者不知道的事


0 點擊留言

脫北者必須冒著強大甚至必死的決心,才有可能成功逃脫,就有位26歲脫北者丹比 (Danbi Kim) 也現身說法,回憶自己當時經歷的可怕過程。

 

廣告

她回憶自己在10歲時,數千人被召集去看被北韓抓回來的脫北者,其中4名男子和2名女子就活活在她面前被處決。回想起她被迫見證處決的可怕時刻,丹比說:「那4個男人和2個女人被綁在木桿上求饒,接著我聽到了槍聲,看到他們在血泊中掙扎…處決後劊子手用塑膠布包裹他們的屍體,並在他們的口中放入石頭。我因此深深地受到了創傷,好幾天吃不下飯。」

 

丹比在金正日執政的時時期長大,她的父親管理著一座國家博物館,在1990年代的飢荒中,她的家人獲得了因此不用煩惱著食物的問題,她說她有一個快樂的童年,有著會在山上玩耍和吃野草莓。但當她13歲時,她的父親陷入債務。丹比想幫助家庭,所以她開始銷售山藥,然後成為也幫忙走私其他商品,她說:「除了為我的家人賺錢之外,走私的DVD讓我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其他地方。我整晚沉浸在韓國電影中,因為在北韓除國家新聞以外,其他東西都是非法的,我在更廣闊的世界中瞥見了自由,女孩可以與男孩交談,可以染頭髮、穿著藍色牛仔褲,不會只能穿保守的朝鮮服裝,穿其他衣服還會被青年隊攔下並審訊:你為什麼穿著帝國主義的衣服?金日成的生日是幾號?這些DVD告訴我其他地方的女性有自由改變自己的外表和衣服,表達自己的個性。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啟示。」

 

2010年的一天早晨,凌晨4點30分,朝鮮國家安全保衛部的秘密警察衝入丹比家,並逮捕了她和哥哥Namhoon。接下來的25天裡,他們被又揍又踹,每天處在高壓的環境,而且只能吃30粒玉米粒。丹比說:「在警察局的酷刑是地獄。但在政治拘留中心,他們更不會把你當人。我們被蒙著頭帶到了山頂上的一個街區,他們用用手杖狠打Namhoon,還逼著我看,當他們把我哥的雙手綁住並毆打他時,我忍不住哭了出來,而我也被他們打到全身都黑掉了,我哥說他會替我承擔所有的責任,我承認了走私,也沒有其他更嚴重的罪行」

廣告

 

 

後來丹比被釋放,但卻再也沒見過她的哥哥,據信她的哥哥被關再在估計有10萬人的政治監獄裡。丹比後來於2011年8月13日離開北韓,當時她才19歲,她跨越中國,走了3000英里 (~4800公里) 到東南亞,作為難民抵達韓國。之後,她前往華盛頓與美國政府會談,並通過會談向全世界說明北韓的實際情況。丹比說:「除了宣傳片之外,世界幾乎不知道朝鮮的任何事情。我們只能從住在那裡的人們那裡得知真實的故事。只要我還有一口氣,我將繼續努力以我失去的哥哥的名義講述北韓的內幕。」

廣告

參考資料:Unilad

TEEPR只想睡到自然醒編:好可憐…

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:抄襲 TEEPR 新聞網站請注意,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 TEEPR 編輯撰寫,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。本網站之文字敘述、圖片、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,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。微改標題、圖片、前段,仍然抓得到!

分類
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: